一個抄寫佛經的媽媽一個抄寫佛經的媽媽慈濟醫院整形外科 鄭立福 醫師的文章(值得一看,深受感動,令人動容..!!)他是剛退伍的年輕人,正要開始人生另一段新旅程,準備大展身手的時候。 這天他跟朋友喝完酒,騎摩托車,昏昏沈沈,撞到卡車,反彈回來,爆炸起火,全身燒成一個大火球。 還好路邊剛好有人洗車,趕快拿水沖他,叫救護車送醫院。 如果不是這樣,他當場就燒死了。 人的際遇是很奇妙的,那個洗車的人早不洗晚不洗,偏偏就在那時候洗,剛剛好及時滅火。 我們每天發生的每一件事,跟別人每天發生的每一件事,似乎毫無牽扯,渺不相涉,但冥冥之中........... 似乎又有著令人難以言喻的微妙關聯。 腦出血,大腿骨折,全身百分之三十七的三度燒傷。 他先在別家醫院插管,太嚴重了,然後轉送來慈濟醫院。 在燒燙傷中心外面,我跟媽媽說:「救活的機率不大。」 媽媽聽了之後面無表情,從一種悲傷中沉默下去。 有肺水腫的併發症,骨科也開刀,還好傷口沒有感染。 雖然傷口沒有感染,全身百分之三十七的三度燒傷還是太嚴重了。 一般說來,一度是像太陽曬傷那種,會脫皮,不會有水泡;會刺痛,皮膚變粉紅色。 二度又有分淺G度和深二度:有水泡,上皮層以及部分真皮層被燙之後,有滲液,皮跟下面已經分家了,這是淺二度;深二度是更深的真皮層受傷。 三度是上皮層、真皮層都壞死。 媽媽告訴我:「 鄭醫師,你知道嗎?我兒子很喜歡當義工,他都在幫助別人。他在伊甸基金會當義工,幫老人送飯,後來還跟我說,以後就算在上班,也要繼續當義工。」 「他是個好人。」 「我知道,但好人不一定會有好運。」 該我沉默了,好像被一道閃電擊中後的沉默。 媽媽又說:「他很喜歡服務別人,他是個好兒子。」 我輕聲回應:「妳是個好媽媽。」 從此這位媽媽每天到燒燙傷中心門口守候,原來她立刻把工作辭了,每天就坐在燒燙傷中心門口等我。 我不知道她去哪搬來一張小桌子和椅子,燒燙傷中心一天只開放兩次,早上一次,晚上一次,她就坐在門口,每天在門口等我出來。 「他今天怎樣?」媽媽問。 「危險。」 我從開刀房出來,一定會經過那條路,沒別的路。 每天碰到這位媽媽。 每天每天看著媽媽期待的眼神,我告訴她酒店工作:「我不能說妳兒子一定會好,因為我真的不知道。」 「機率多大?」 「百分之十會活。」 「百分之十會活?你怎麼不說百分之九十會死?」  「之前,有跟他類似的病人都好了,所以,我想,他還是有機會的。」 「別再安慰我了,除非你也經歷過不知自己的孩子是否能活到明天的那種煎熬。」 我不再說話。 媽媽從此依然每天坐在燒燙傷中心門口等我,她有時好像在寫什麼,有時口中唸唸有詞。 只是每次遇到我,一定會問:「我兒子今天怎樣?」  「還是很危險」、「還在昏迷」、「差不多」、「再觀察」、「植皮」、「還好」,所有我可以回答的話,我一直重複回答,每天看到這位媽媽,看到我都有點不知道要怎麼面對,媽媽每天一直到晚上九點多,醫院門禁時間開始才回家。 一大早就坐在那裡,一直等我,我幾乎每天進開刀房,所以每天會碰到她,因為從開刀房出來只有一條路, 她就在那裡等我,一定要跟我說到話,才安心。 那怕這些話是讓她失望的話,她還是安心,因為她一直抱著希望。 兒子昏迷十二天後,忽然醒過來。 他之前昏迷的時候,換藥還不會覺得痛,之後他才知道痛,換藥是非常非常痛的,他全身像被通電一樣,在床上掙扎、扭曲、翻轉、頓足,哀嚎。 他腦部嚴重受創,百分之九十以上救不活,但他就是從昏迷之中醒過來了;當然,後續還是要多次植皮、換藥。 燒燙傷疤痕對外觀影響很大,要用心處理。 我的工作不只是救人,還要讓人有品質的生活。 我告訴媽媽,兒子醒了。媽媽沒有特別高興,但是她的表情卻更令我深深震撼。 媽媽問:「現在呢?」 「妳回家,好好休息,明天再來。」 「就這樣?」 「對,就這樣。」我頓了頓,「但並不容易。」 「是不容易。」 媽媽沒有回家,還是坐在燒燙傷中心門口等,每天都在同一時間出現、每天都在同一地點出現,每天都問同樣的話。 我還是每次回答「這星期三植皮」、「還好」、「這星期四植皮,取大腿的皮,補胸部的」、「這星期五要植皮,補小腿的。」 補皮是一次補一些,因為不能一下子取一大塊皮,手術時間太久,麻醉太久,對病人會有一些影響。 這天早上我要上第一台刀,經過長走廊,一轉角,忽然發現眼前有個瘦小身影,正是那位媽媽。 房地產我放輕腳步,她不知道我就走在她後面,她左手扛著一張小桌子,右手提著一張小椅子,肩上還背了一個袋子,顯得很吃力,我在她身後就可以聽到她的喘氣聲。 我故意放慢腳步,她和我的距離越來越遠。 只見她走到燒燙傷中心門口,先放下椅子,再放下桌子。 那桌子是折疊的,她左手扶著桌子下緣,右手抓著桌子上邊,雙手展開成一個大大的一字型,那桌子的鐵榫似乎卡住了,她用力往下扳,顯出努力的樣子,試了好幾下,才把桌子攤平,她似乎鬆了一口氣,把椅子放好, 從袋子裡拿出好大一本很厚的電話簿,然後拿起筆,好像在寫什麼,有時口中唸唸有詞。 我被這個畫面釘在原地。  這個媽媽寫字的畫面我已經看過無數次,但沒有一次這麼感動,感動到忘了移動。 她就這樣端坐著,坐得很挺、很直,手裡的筆一直動一直動,不曾停息;口中還是唸唸有詞,沒有間斷。 那樣凝神、那樣專注,我眼裡的天地彷彿僅剩一張桌子、一張椅子、一個媽媽。 我還是離開了,進了開刀房。 一直到中午我開完刀,走出來,這是唯一的走廊,我當然又遇到她,但這時她身邊多了一個小女孩,看起來大概六歲,頗為乾淨乖巧。 媽媽立刻問我:「今天怎樣?」 「我剛開完刀,還沒去看。」  媽媽點點頭,不說一句話,雖然神情略顯疲憊,但梳理整齊;目光溫潤,清朗有神,有股令我非常難以形容的氣勢。 我回想起這個媽媽自從兒子住進燒燙傷病房,每天每天搬桌子在這裡等我,早上跟我講一次話、晚上講一次,媽媽一定要聽到我講話,才能安心的離開。  我忍不住說:「真是難為妳了,受這樣的煎熬。」  「這就是當媽媽的過程,一輩子都得對無法預料的事充滿信心。」  真了不起!我打從心底敬佩,又問:「妳的信心從哪裡來?」 她不說話。 我看著桌上的紙筆,問她:「我可不可以看看妳在寫什麼?」 她微一點頭,我拿起桌上一張張的紙,原來那不是電話簿,是一張張薄薄的那種紅色格線的十二行紙, 累積厚度已經達到像厚厚的電話簿一樣,上面密密麻麻,寫滿了字,字跡娟秀,工整有力,上面寫的是: 假使興害意 推落大火坑念彼觀音力火坑變成池 或漂流巨海 龍魚諸鬼難念彼觀音力波浪不能沒 或在須彌峰 為人所推墮念彼買屋觀音力如日虛空住 或被惡人逐 墮落金剛山念彼觀音力不能損一毛 或值怨賊繞 各執刀加害念彼觀音力咸即起慈心 或遭王難苦 臨刑欲壽終念彼觀音力刀尋段段壞 或囚禁枷鎖 手足被鈕械念彼觀音力釋然得解脫 咒詛諸毒藥 所欲害身者念彼觀音力還著於本人 或遇惡羅剎 毒龍諸鬼等念彼觀音力時悉不敢害 若惡獸圍繞 利牙爪可怖念彼觀音力疾走無邊方 蚖蛇及蝮蝎 氣毒煙火然念彼觀音力尋聲自迴去 雲雷鼓掣電 降雹澍大雨念彼觀音力應時得消散 我在震撼中不能言語。 媽媽說:「我小時候,我阿嬤每晚都會點一枝香,然後唸一遍經。 她說,每一枝香都代表沒有被回應的祈禱。」 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,千千萬萬枝香被燃起。 其實,人們的祈求大多都會落空的,根本得不到回應,但夢想的美妙就在於,它是有可能實現的。 於是人們還是不斷祈求,一生之中一直在燃起希望、希望破滅、重燃希望的過程裡跌跌撞撞的前進。 燻香有時盡,希望永無窮。 我微感悵然,問媽媽:「妳祈求什麼?」 「力量。」  我以為她的意思是說,祈求重傷的兒子充滿力量,活著走出醫院。 但是媽媽摸著小女孩的頭,卻說: 「這是我女兒,當初我兒子出車禍,你跟我說可能救不活的時候,我就想,如果……如果我兒子死了,我希望我有足夠的力量把我女兒撫養長大。」 「妳放心,妳兒子很快就可以出院了。」  媽媽聽到我這麼說,這些日子以來的擔心、害怕、守候、祈求,全部的情緒在瞬間釋放,兩行眼淚緩緩流了下來。  小女孩睜大眼睛,抬頭看著媽媽,右手拉著媽媽的衣角,輕輕搖擺,問說「媽媽,妳怎麼哭了?」  媽媽伸手抹了抹臉,回答:「媽媽沒有哭,只是有點難過。」 「妳為什麼難過?」 「因為當媽媽的有時候就是會這樣。」  不久後他出院了,偶爾在醫院碰到他,他又恢復以前壯碩結實的身材。 我問:「你怎麼在這裡?」 「好久沒來給你看,讓你看看我啊!我現在好很多。」 這肯定是醫生最想聽到的一句話。 把一個昏迷的垂死病人醫到會站著跟你說謝謝,那種感覺是很奇妙的。 我入行學到的第一件事: 任何人都可能在任何時候得到任何病、發生任何意外。 我們醫生被人視為金字塔頂端的租辦公室人,被問「上面空氣好嗎?應該崇高偉大吧?」 但是,我每天都被提醒自己有多渺小,不管是病人,還是病人家屬,他們使我了解到: 世上的確有力量可以突破醫學的極限。 我們每天都經歷許多足以改變人生的瑣碎事物,沒人會知道發生什麼事,也不應該知道,因為那並不在我們的控制下。 或許我們不知道這些事發生的用意何在,但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,如果到了那一天我們還是不知道,那就表示我們根本不需要知道,根本不需要知道的事,為何自尋煩惱,一定要去知道? 這個媽媽後來到醫院跟我說,兒子要結婚了,特地來邀請我參加婚禮。我欣然前往。 那天晚上,我坐在遠遠的角落,靜靜看著全村歡欣慶祝,慶祝一個勇敢的年輕人從鬼門關前回來。 「活在當下」,對他有了全新的意義。 他跟我說過,時間太寶貴了,所以要花在你愛的人事物上面。 他是海軍陸戰隊退伍,身上有些特種訓練留下的疤痕,他自豪地說,疤痕是軍人的勳章。 因為在海軍陸戰隊被磨練過,他的意志力也很驚人;此外,他是原住民,這也讓我再一次領教:原住民的生命力真的太強了!  我眼中看著杯觥交錯的熱鬧情景,耳邊傳來陣陣敬酒祝賀之詞,但我的心卻越來越安靜下去。 過去一直有人問我,相不相信奇蹟,相不相信運氣,這實在很難回答。 我們用的是最精密的儀器,得到最精準的數據,再加上個人二十年的經驗,傷勢會怎麼走,心裡大概都有個底;可是決定病人能不能痊癒的,有時不止儀器和醫術。 以這個年輕人來說,他運氣好,竟然可以在發生重大意外之後,被一個剛好在路邊洗車的滅火,然後立刻送到醫院,再用最好的儀器、一流的醫療團隊、最有愛心的志工團隊、還有他個人最堅強的求生意志力,再加上最偉大的母愛,才能發生奇蹟。 我每天都在醫院,看到那麼多病人,一個人只要生一場病、一次意外,就可以造成絕望的人生、破碎的家庭。 「鄭 醫師,謝謝你!」 媽媽親切的招呼把我從深刻的思慮中喚回來,她知道我不喝酒,特地為我準備了果汁,兒子和媳婦就站在旁邊,兒子神采飛揚,精神奕奕;媳婦嬌豔亮眼,光采照人。 兩人齊向我道謝。 我滿臉笑意,大聲說「乾杯吧!」端起果汁,一飲而盡,終於知道:活著,原來是一件這麼美好租房子的事。

kr46krpu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